南国秋思
来源:电建市政公司 作者:谢倡 时间:2020-10-15 字体:[ ]

岁月不居,秋风渐起,已然是秋分时节。秋日,尤其是这南国的秋日,总是多一分飘荡的思绪。

郁达夫在《故都的秋》描述“南国之秋当然是有它特异的地方的,如钱塘江的春潮,普陀山的凉雾,荔枝湾的残荷……可是色彩不浓,回味不永。”我并不十分认同他的观点。于我而言,秋日傍晚,漫步鹏城,看夹道两旁的银杏在空中低旋又缓缓飘落,橙黄的天空偶尔洒落一阵斜雨,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渐渐归家,落日西沉,又何尝不是大自然慷慨的馈赠?

自古以来,一言秋日便油然升起一种寂寥和怅惘。中国的诗文里颂赞秋的文字特别多,外国的长篇田园诗或四季诗里,也是关于秋的部分写得最细致而最有味。这不是文人多颓废,而是情随景迁,观其景,陡然便生发一丝感慨,诚所谓万物静观皆自得,秋也因时而变,兴随景变。

秋天该是思念的季节吧,工作之后,离家也越来越远了。记忆里,故乡是内敛的,她说着乡间俚语,用朴质严肃的腔调讲述神秘缤纷的故事。走街穿巷之中,热气腾腾的烧烤店横亘在街道两侧。在寻常巷口,也偶有一些别致的风景,顺着青苔生长着的高大的桂花树,深秋桂子金黄灿烂,飘香月下闻。树下时常徘徊着成群的孩童,在嬉戏打闹。傍晚归家,饭桌上会有心心念念的大闸蟹,吃过蟹腿,掰开蟹壳,一口咬下蟹黄,真是妙不可言!

记忆飘远,思绪纷飞。离家太远会忘记故乡,许多场景已渐渐模糊,只隐约记得家人欢聚的其乐融融,满庭桂花的香气袭人。独在异乡,少了热闹与喧嚣,心中的思念却愈发醇厚而持久。

“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又一阵秋风拂过,夜阑如水,明月如霜。公司里显得空旷而寂寥,但见几个同事,皆是行色匆匆。携好友漫步于林荫小道,树影婆娑,显得浓淡疏密,参差不齐。秋风摇曳于枝头叶尾,发出簌簌的声响,不由紧了紧袖口。沿着小道走着,一股似曾相识的暗香掠过鼻尖,抬头张望,却分辨不清这香味从何处飘来,只觉在黑暗中缭绕,使人迷醉。料想,今夜家中庭院也必是香气弥漫,热闹非凡吧!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寻寻觅觅亦冷冷清清,在这凛冽萧瑟的异乡之秋中,这飘忽又久违的香气渐使心田涌进了一丝暖意。不由得想起母亲做的桂花糕了,入口微甜,软软绵绵,润过喉咙在胃里融化,好不清凉惬意。

继续向前走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了,倦鸟也归入山林。风也潇潇,人也萧萧。可是,秋景无限好,又何必执着于萧瑟呢?与其伤春悲秋,不如流连眼前的光景,饱尝盈袖的暗香。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