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初冬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王楠 时间:2020-11-12 字体:[ ]

立冬悄然而至,二十四节气中,它代表着冬之始,也就是说,从立冬这一天开始,冬天真得到来了。

虽然从小在东北长大,但其实,很长时间我都很难分辨秋天与冬天的界线。进入十月的下旬,空气便一日冷于一日,走在深秋的风中,街上的行人都不自觉地捂紧了外套,带上了围巾。这样凉津津的日子有着一股透骨的寒,我总是觉得这其实就应该算作冬天了。过了小半个月后,哪股不知名的寒流再度来袭,温度再次不可避免地一降再降。某一天,热气腾腾的饺子上了桌,大人们说:立冬啦,吃饺子喽!原来,这时才是真正的冬天了。

对于东北的孩子来讲,冬季会比夏季好过一点儿,至少对于我是这样的。不同于夏季的闷热,冬天可以说是很多种幸福的并存体。无论是初雪降临的欣喜,还是第一份烤地瓜出炉时候的甜蜜,又或者是围上围巾、戴上帽子将自己包裹在柔软、温暖的毛衣里的安全感,都让我愈发喜欢冬季。再过些时日,白雪皑皑之际,在厚厚的积雪中堆出一个憨态可掬的雪人,和小伙伴们打上几场雪仗,然后,僵着通红的手跑回家,抖掉一身的雪花,在暖洋洋的屋子里吃上一份饺子,这些都是最幸福的回忆。

我的老家在黑龙江,工作的地方在辽宁,同样是东北,但冬天也是有区别的。

在辽宁,叶子到十月末才会断断续续地变黄、落下,倘若这城市中栽种了银杏树,那必然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落叶堆积成一条铺满落叶的黄金大道,环卫工人也刻意地不去清扫,一定要让这些落叶保留一段时间,供人们驻足观赏、拍照,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给予的礼物。

以往立冬那天,我总会和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包上一顿饺子。做饺子的步骤并不繁琐,和面、调馅、擀皮都由我承包了,朋友们则笑嘻嘻地围着我忙前忙后。一切准备好以后,大家纷纷上手,边包饺子,边聊生活中的琐事。饺子快包完的时候,免不了的又开始“作妖”,你往我的脸上抹些面粉,我笑他的饺子包得实在难看,叽叽喳喳,好不热闹。立冬虽已清寒,但朋友间的热络足可以驱散寒冷。

今年的立冬是我和父母、朋友分开的第一个立冬节气,虽然没能在一起包上一顿饺子,但也通过视频互相问候,用另一种方式见了面,感动和温暖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父母在家里煮着饺子,故意向我“显摆”饺子的鲜香,我知道,他们在用一种看似轻松的方式,冲散我对家的思念;朋友们分落在天南海北,我们都长大了,走上了工作岗位,在异乡开始了自己的追梦之旅。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总会想起在初冬季节默契地共赴约定,天气渐寒,我们需要这样的约定来温暖彼此的心。我知道,我们都没有忘记那些产生于北方冬日里的美好,无论今后去向何方,这些美好都会伴随着冬日的阳光,一起留存在每个人的心中,成为心底那颗闪闪发亮的珍珠。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