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王楠 时间:2020-11-19 字体:[ ]

我是一只猫,“喵呜……”出生的第十天,我被人从一群兄弟姐妹中抱了出来,还没等我睁开眼睛,就隐约间听见两个人在说话。一个温厚的男声:“就这只吧,小小的,挺可爱的,我不在的时候代替我陪着你。”接着是一个温柔的女声:“不是要它陪我,是要你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和这个小家伙的。”就这样,我糊里糊涂地被他们抱回了家。

人类的家庭真好呀,女主人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家里养了许多的花花草草,这可真是太让我快乐了,我用头蹭蹭左边那些大叶子,去右边粉红的花朵上抖抖胡须。男主人我就更喜欢啦,他会拿着我最喜欢的玩具球,逗着我我跑来跑去,偶尔不小心打坏了哪个瓶瓶罐罐,他还会偷偷地帮我藏起来,躲过女主人的训斥。

有时候,我会在阳台上边翘起尾巴晒太阳,边看着他们两个。下班了,拎着菜回家,在厨房忙来忙去,不一会儿香喷喷的食物就被端上来了,然后,他们会并肩坐下,男主人可会讲笑话了,逗得女主人笑弯了眼睛,露出一颗小虎牙,幸福地靠在他的肩上。每次看见这一幕,我都会低头舔舔爪子,真幸福呀!我想。

这样幸福的日子大约过了小半年,突然有一天男主人没有回家陪我玩,我有些奇怪,接下来的两天、三天、半个月,他都没有回来,他去哪儿了呢?我叼着喜欢的玩具球去找女主人,冲她瞄了几声,她好像听懂了我说的话,蹲下来把我抱到腿上,摸着我的头,有点低落地说:“你也在找他吗?他可能暂时回不来了,他去杭州的项目上了。”项目?我好像有点印象。哦!我想起来了,他们两个在同一个单位上班,偶尔会听见他们闲聊,说单位的同事谁又去了哪个项目,谁又出国了,小俩口又不得不暂时分离了。我还听说,一个项目可能要三、五年,甚至更久,那我岂不是也要很久见不到我最最喜欢的男主人了?想到这里,我抬头看向女主人,蹭了蹭她的手,想告诉她:别伤心,有我在呢,我陪你好不好?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男主人从杭州寄来了很多的美食、特产,还拍了很多照片、视频发给女主人。这个时候,女主人就会把我抱在怀里,带着我一起看工地上有什么机械、设备,那里的人们是怎样工作的……男主人明显晒黑了,但却充满干劲儿,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镜头外的女主人,女主人终于开心地笑了。

到年底了,女主人也越来越忙,早晨总是匆匆地放好我的食物和水之后就出门,直到很晚才回来。我有些不安,近些日子来我总能察觉到她身上有一些危险的“信号”,她生病了,我知道。我想要提醒她,但我只是一只猫,除了在她咳嗽着要出门前,紧紧地咬住她的衣角外,我什么也做不了。可她并没有懂得我的意思,仍旧每天早出晚归的工作。有一天,她没有出门,真的病倒了。我跳上床,窝在她的肩头儿,想用身上的毛发温暖她。我听见她低低地呢喃着:没事的,我不能让他担心。我看到到她的眼角慢慢划过一滴泪,浸湿了我头顶的绒毛。

男主人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他回来了。我看见他高高的背影坐在女主人的床前,满是心疼和自责地说:“是我不好,我没能在你身边照顾好你,嫁给我让你受委屈了。”女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带了一些虚弱:“我不怪你,这哪是你的错处啊,这是我们的选择,我们都是电建人,我一早就知道这其中的辛苦和身不由己。人哪有不生病的,小事儿,会好起来的,别为我分心。”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好久,我在旁边也听了好久。作为一只猫,我实在想象不到,为了一个工程项目努力好几年,与父母、伴侣、孩子分离很久会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大约很苦吧,可是为什么他们看起来还是很幸福呢?或许就像他们说的,电建人有自己的使命和担当,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愿意为这份事业奉献全部。在他们心中,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场与国家、与自己的约定,不管身在何方,终将赴约,这就是电建人的精气神。

女主人的病好了,男主人请了假在家陪她,我听见他说要带女主人去郊游。“可以去抓蝴蝶了!”想到这里,我开心地发出呼噜噜的声音,但是,这个计划被女主人拒绝了。她说:“我们相聚的日子总会有的,不要耽误工作,快回项目上去。”就这样,男主人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有些难过,不能去抓蝴蝶了,但是我又有一些开心,因为我好像理解人类的世界了,至少我有点理解像主人们一样的电建人了。他们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尽管如此,他们以另一种方式携手前行,即使相隔两地,心却是在一起的,而且,他们有着相同的目标和追求。看着男主人离开时挺拔的背影和女主人虽然不舍但坚定的眼神,在这对年轻夫妻身上,我看见了某种精神在闪耀,这次我闻到了一种温暖的味道。

阳光再次升起,屋子里的花草又恢复了生机,我依旧开心地窝在女主人怀里,虽然不知道男主人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但我们都会等着他回家。原来,等待也是一种幸福啊!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