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的地瓜情结
来源:山东一建 作者:杜万朴 时间:2020-12-16 字体:[ ]

每调到一个工地去市里时,我总忘不了买块烤地瓜吃。有时自己做饭时也要煮块地瓜,这已成为我多年的习惯。有时见到别人吃地瓜,我就谗得淌口水。为此一些同事调侃的称我为“地瓜”。如此称谓,因我喜欢地瓜,痴迷地瓜太深。

小时候家里比较穷,农村吃饭主要靠几亩贫瘠的土地种植的地瓜填饱肚子。地瓜耐旱且产量较高,种地瓜也就成为我们老家人的首选。从小就听父亲给我讲过“沙地里种的地瓜水份多,淀粉多,做粉条最好”,所以卖粉条的收入就是我们家的主要经济来源。我家种的地瓜除了供我们几个上学穿衣等生活花销外,还要购买来年的化肥、种子、农药等,可以说是家里的“支柱产业”。老家人吃地瓜的方法比较多,煮着吃、烤着吃、烧着吃、蒸着吃、炸着吃,将地瓜磨成面烙成煎饼吃,做成粉条吃……那个吃法可谓花样繁多,做出的食品完全可以摆成“地瓜宴”;储藏的办法也是很独特,在地下挖个窖,将挑选好的地瓜放在窖里,盖上细干土,好几个月都不会坏,也不生长芽子。

参加工作后,工地食堂没有地瓜饭,吃不到地瓜,偶尔跑到市里买块地瓜解解谗,无法满足我常吃的奢望。遇到星期天或者节假日约几个好友到街上找个小餐馆,点一盘拔丝地瓜,要一盘地瓜条,慢慢地品尝甜甜的地瓜,那个惬意真是无法形容,吃完后一面打着饱嗝满意地往回走,一面回味着家乡的味道。记得有一次几个要好的同事聚到一起,说起吃地瓜的事情很快达成了一种“共识”,我去市里买些地瓜,便偷偷地在宿舍用电炉子煮着吃,当我们几个哥们正吃得津津有味时,后勤负责人来查电炉子逮了个正着,被罚了款,为此事还被部门领导要求写检讨,当时几个同事都拍着肚皮说为美餐一顿作个检讨也值,现在想起来都哭笑不得。

每年回老家,母亲张罗着要给我做这做那吃,都被我拒绝了,让母亲磨地瓜面烙地瓜煎饼,吃过了再喝地瓜粉条汤,不解谗时还会嚷着母亲烤地瓜。回家后的饭几乎全成了地瓜饭,在家里总能吃得舒心,吃得大汗淋漓。

痴情地瓜,我有时候自己也纳闷,从小到大都吃地瓜,怎么就越吃越想吃,不烦它呢?因为地瓜给我太多太多的回忆。喜爱地瓜就像树对根的恋思;吃地瓜就是对家乡的回味;想地瓜就是对家的思念和对养育自己的土地的感恩。长期在外奔波,魂萦梦绕的总是那扯不断的乡音,丝丝缕缕的乡思中抹不去的尽是老家的地瓜和乡情。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