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消臭小记
来源:电建生态公司 作者:申乐花 时间:2020-12-02 字体:[ ]

鹏城已入深秋,晨间凉风阵阵,晌午却烈日炎炎,于是街道的一天就有了四季穿着。

此时此刻是早晨7时,凤凰东区一栋居民楼下停着一辆吸污车,穿着印有大空港字样的橘黄色工装马甲,头戴着蓝色安全帽,脸附口罩的工人,已经顶着他们数月不换的行头开始化粪池清淤了。

离得老远就听见吸污车“呼噜呼噜”的声音,看起来操作很简单的样子,透过吸污车司机的车窗,只见管理人员对面站着两名工人,他们负责化粪池口的抽粪吸管抽污工作,一名工人守着设备,一名工人指挥交通。一体化处理车、吸污车、装载机、洒水车等标配机械一应俱全地陈列在小区内。走近一看,一股恶臭扑鼻袭来,口罩都挡不住只能屏住呼吸,站多几分钟,只感觉自己置身淤堵的厕所,被浊气熏得个底朝天急需澡堂子来清洗的感觉。

问到他们戴着口罩都这么臭,这一天天的咋受得了,从今年5月坚持到11月难道有什么秘诀?经验老到的清淤工人老何说:“哪有什么秘诀,习惯就好了。现在好多了,我们队伍5月初就开始整粪池了,那时候天气热,味道更重,刚开始那一个星期,边抽边吐,恶心的饭都吃不下,半个月才缓过劲来。”

唠唠嗑,发现这伙人在大空港消黑工程中,下过最臭的暗涵,也在烈日炎炎下干过好几个月的活儿,说到手里的活儿,表示觉着习惯了都能抗得住,这几百块一天的活儿,能养活一大家子人,也不是到处都有,疫情这么闹腾还是这大国企单位好,顶住压力给大家伙按时发工资,现在大家伙都有活儿干,还能按时发工资,一想到这就特别得劲儿,那还管臭不臭,就是一个字——“干”。

3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化粪池被顺利清掏干净后,又马不停蹄地接着继续清理下一个。管理人员陈健说:“像我们看到的居民楼,每栋楼下都有一个化粪池,有的还是两侧各一个。6至10立方米大小的化粪池,需要3-4个小时就能搞定,大化粪池最少都需要干1天才能忙完,有时遇到大的工业区,清理时间就需要更长的时间,像我们这样的化粪池清掏班组,我负责的区域还有4个。”遇到大型小区,人数会接近50人。

管理人员用QV检测清掏完工的化粪池,内况记录好数据后,转到另外一边楼栋,这边化粪池盖子怎么也打不开,旁边的居民就拿出了家里所有的工具帮着一起砸松混凝土盖。像这样封死的化粪池有很多,有时候甚至要花上一两个小时才能整开,既要顺利打开,又不能破坏盖子,特别费劲。居民们看到终于有人来清理化粪池了,欢喜的很,遇到这种情况也非常乐意帮忙。

然而化粪池清淤多在居民区,工业区,也不乏有做餐饮的商铺,为了不打搅民众做生意,工人便选择错峰施工,如果是中餐馆,就在清晨施工完毕,如果是早餐铺就在下午施工。久而久之,居民们对项目施工方式认可起来了,据说酷暑之时,他们还会遇到一楼热心的小卖部老板送清凉,请他们喝口水歇息会儿。

附近居民的每一次热心帮助,都让他们感激异常,也给了他们将“活儿”干好的更多动力。

化粪池清淤时至11月,一晃近5600个化粪池清掏完成进入收尾验收阶段,将很多小区从恶臭中解放出来。

大空港全面消黑项目作为一个“厂、网、源、河”系统工程,化粪池清淤只是繁星一点, 经过这一番清掏排查整治,城市的毛细血管将会得到一支强心剂,河流的长治久清更是得到了一份保障。

再一次见面,那位老何还是在开着井盖,跟着队伍在四方联测,步履轻快地跑着验收……傍晚,福永河上飞鸟掠过,行人驻足长河落日之美,漫步河畔清新,穿街走巷抗黑臭的印记终会淹没在时光的洪流里,但绿水青山会铭记每一滴汗水与每一份艰辛。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