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一位监理工程师的“三千”人生
来源:成都院 作者:黄佳含 时间:2020-12-02 字体:[ ]

参与水电工程建设累计达到坝高一千米、装机一千万、投资一千亿的“三千”目标,是李军耀最想与同事分享的自豪事。

1991年,李军耀还是成都院工程监理处一名普通工程师,年轻的他作为5名首批进驻现场的监理人之一,踏上南下攀枝花的列车,从成都平原到四川最南端,一天一夜穿越崇山峻岭,来到一个叫“方家沟”的地方,那是二十世纪中国最大的水电工程——二滩水电工程营地.那时,这里是一片热土,开启了他超过三十年的水电监理工作历程。

李军耀这个名副其实的“老二滩”,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一路专注一路执着,他是中国水电“黄金时代”的守望者。

方家沟有他的韶华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知道可能会存在差距,但是没想会这么大。”刚来到二滩工地,合作伙伴是国际一流承包商意大利英波吉洛公司,面对一群高鼻子白皮肤的“老外”,年轻的李军耀有些迷茫。咨询经验的不足像无形的大山,压在成都院监理部的每一个人心上。“水平的落差,绝不是自己放弃和逃避的借口,而应该成为自我提升的标杆。”李军耀鼓励同事们,大家明白唯一方法就是在实战中虚心学习,边学边练才能快速提升。

最大的对手永远是自己,长期离乡背井枯燥的工地生活,慢慢消磨着大家的学习激情。每当团队中有同事面露难色,李军耀总是笑着说:“这是锻炼个人综合能力的好时机,只要坚持,若干年后,相信会感谢现在的你。”心有所念,便有所成。当二滩水电工程大坝开始浇筑时,李军耀凭一股特有的拼劲,已成长为一名负责现场浇筑的区域工程师。

“冷却水管异常渗水就重新浇筑,重新浇筑还有异常的必须拆除处理。”平时乐呵呵文质彬彬的他,一旦在监理复查中发现问题,就像是换了个人。成都院人自始秉持的责任心,和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稳稳把住二滩大坝浇筑的每一道关口。

随着坝体高度增长,海量数据日益增加,传统管理手段已无法满足图纸查询和信息整理的需要。李军耀又带领同事一起学习LOTUS123软件,尝试自己编制信息管理模块,开发出工程进度形象动态演示程序,并得以推广。当二滩水电站快投产发电时,李军耀看着这个总装机3300兆瓦当时国内最大的水电工程,仿佛看到了自己成长的步伐稳定而坚实。

瀑布沟有他的展望

大渡河上的瀑布沟水电站,工程地下厂房系统是成都院二滩国际承建的最大地下土建工程、最大机电安装工程,总装机3600兆瓦,当年投产发电时为四川境内最大水电站,是李军耀负责的第一个水电工程监理。

2002年,他再次带队首批进驻,负责泄洪洞兼交通洞工程的监理。经过二滩工程磨练的李军耀年富力强,带领大家全力协助业主建章立制,很快成为瀑布沟业主的“高参”。

为排除施工交通干扰、降低施工难度、节约工程投资,李军耀带领团队对工程进行系统性的施工规划调整,反反复复的踏勘、讨论、开会、沟通成为他们的生活主旋律。而此时,妻子被确诊患早期癌症,开始实施系统性治疗,很希望长年在外的丈夫能回到身边。与生俱来的职业责任心,让这个带有一股“书生气”的男儿硬是“狠心”地留守在工地。

那段时间,李军耀和同事们跑遍了瀑布沟库区两岸山沟,提出调整洞身轴线、取消边坡明挖的设计优化建议,为瀑布沟后续主体工程的顺利推进奠定基础,得到业主和施工方的一致认可。“业主对我们寄予厚望,我们没有理由不做好。无遗漏、无缺陷、无隐患,才是成都院呈现的‘三无’工程。”

功夫不负有心人。随着工程的顺利完建,二滩国际新增了瀑布沟这个地下工程的代表业绩,获得电力行业优质工程金奖、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而李军耀也收获了“瀑布沟水电站先进个人”、“瀑布沟工程十大优秀建设者”等荣誉,被中国建设监理协会授予“中国建设监理创新发展20年优秀总监”称号。经此一战,信心倍增的他暗暗给自己确立了“三个一千”职业目标。

猴子岩有他的坚韧

2011年5月,成都院二滩国际凭借业内良好口碑,承揽了更具挑战性的大渡河猴子岩水电站大坝监理服务。猴子岩面板堆石坝最大坝高223.5米,时居国内第二,大坝基坑两岸边坡陡峭,高度超过千米,安全隐患极大。李军耀义无反顾地带领团队,从地下转到地上,向着自己的人生目标挺近。

“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工程要抓关键细节,只要我们将安全放在首位,没有先例不代表不能成功。”针对工程难点,李军耀创新性提出自然边坡综合评估、专项治理的方案,这在当时是国内首创。在大坝基础开挖完成后,因施工技术纠纷工程陷入长达3个月的停滞状态。关键时刻,李军耀硬是凭着一股韧劲,力排众议拿出科学解决方案,成为工程实现按期蓄水目标的经典一步。工程最终实现人员零伤亡、设备零损失“双零”目标,再次证明成都院监理人的综合实力。

“猴子岩面板堆石坝是我见过最让人放心的面板堆石坝!”蓄水验收时,一位全过程参与工程技术把关的大师级专家感叹。经过多年运检,猴子岩大坝没有辜负众望,沉降、裂缝、渗漏等各项指标均达到或超过设计预期,为公司在面板堆石坝工程领域新增了一份“有分量”的业绩,发挥工程“定海神针”作用的李军耀,也继续为自己职业目标的实现而负重前行。

双江口有他的梦想

从瀑布沟到猴子岩,李军耀和他的团队从地下走上地面。2016年9月,他们又马不停蹄,从大渡河下游向上游进发,展开双江口水电站泄洪系统工程的监理服务。

在通常的水电站工程中,泄洪系统只是整个工程其中的很小一部分,但在双江口电站中,这个常规定位得到颠覆。双江口水电站泄洪系统工程,以总长度超过15公里的37个大小洞室、最高超过330米24个边坡、直径为21米的世界第一旋流井、最大流速近50米的多条流道,无愧于世界第一高坝的组成。

工程施工难度只是一方面,而施工进度的及时推进,是监理进场后必须面对的首要问题。

“等待,不是我们的作风,主动作为才可能出现突破。不能明挖,就尝试将独立洞室调整为类似地下厂房系统的洞室群……”李军耀认为,破局的关键应对工程泄洪系统施工规划重新调整。在他的带领下,监理工程师主动协调设计优化,协助承包商进行施工组织、施工方案、专项措施的优化,尽可能地排除制约因素,节约工程投资逾4000余万元。双江口水电工程安全、质量、进度正有序推进,将于2024年12月投产发电,李军耀这个“老二滩”,也将实现自己参与建设水电工程“三千”职业目标。

能见证并参与新中国水电建设的黄金时代,是每个水电人的梦想;职业生涯中能够亲历四个大型水电工程的建设,是何等幸运,每当谈到自己的职业生涯,即将退休的李军耀眼中总会闪耀光芒。


【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