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吉赞的雨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任珂 时间:2020-05-15 字体:[ ]

自来到沙特,每天在太阳的炙烤下好像也慢慢开始习惯,没有云的晴好日子占据了这里大多数的天气,干燥而火热的空气让人感到都要枯萎。虽然临近红海,但是因地缘气候因素导致这里的雨水并不常有,不然也不会有那荒凉的沙漠了。当然,偶尔伴随着强沙尘暴,也会来上一阵短时间的急雨,但是面对已被太阳照射加热成5、60度的沙地,这点降雨量少的可怜,随风而至的雨滴泼洒在滚烫的沙地上,瞬间就被无情的蒸发掉。有时一场沙暴过去,出门一看,沙地还是那片沙地,只不过被强风抚平,哪像有雨水光临过的样子。我以为在沙特再也见不到一场纯粹的大雨。

但是昨晚一场酣畅淋漓的降雨改变了我的认识。昨夜刚刚躺下尚未入睡,偶听得房顶有异响,原以为是在生活区巡逻的那对白猫,或是飞来歇脚的鸟雀,但是随着响动的频率加快,我意识到这是下雨了!一种欣喜油然而生,于是翻身起床来到门外,这时的天色如漆似墨,往日皎洁的月光与漫天的繁星都不见了,随着阵阵的凉风,雨水斜斜的打落在门前的沙地上。伴随着不远处的天边传来耀眼的闪电,轰鸣的雷声也随之而来,风越来越大,夹杂在风中的雨滴飞落在板房墙壁上发出“砰砰”的声音,砸落在我的身上也略感微痛。关门进屋,舍友有的熟睡尚不知已下雨,有的躺在床上在感受着窗外的疾骤,我稍稍拉开一点窗帘,看着窗外的密集的雨水顺着玻璃下滑,根本无法远视。闪电越来越强,雷声越来越大,砸落在屋顶的雨滴也连成一片,没有了刚才的清晰分明的声音。这场大雨坚持了近两个小时,我也由最初的独坐窗前看雨,慢慢地变成了躺在床上听雨,更在后来的细雨声中渐入梦境。

清晨,闹钟唤醒了沉睡中的我,起床后立刻开门,久违的夹杂着树叶与雨水水汽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我深深的呼吸着,看着被昨夜风雨打落的树叶,满地的狼藉与略显潮湿的地面并没有带来让人反感的杂乱,反而凉爽清新的空气让人精神振奋。迎着东方如初的红日,在习习凉风下,新的一天开始了,越来越多的同事走出宿舍,在红日的映照下奔赴自己的工作岗位。看看手机的天气预报,今天跟往日一样,高温依旧达到40℃,但是这个美好的清晨,依然带给了我们些许快乐。

吉赞的雨,不似江南连绵不绝的缠绵,也不像云南略带浪漫的淋漓,与贵州云雾中的细雨更是不可相较,它有些像北方的夏天,乌云压境后那突然而至的骤雨,但又不尽完全相同。它有着自己的特点,如同热情的沙漠,性格火爆,总是不经意的任性而来,但从不是润物细无声的那种,它的出场,或伴随电闪雷鸣,或携带沙暴狂风,遮天蔽日的气势总是给人以震撼。

雨滴过滤了空气中的沙尘,干涸的大地静静的接受着上天的滋润,天变得特别蓝,如旧的日光依然会继续炙烤着这片大地,而我们也依旧会在这片大地上流着汗水,铸就着梦想与辉煌。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