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过过的六一
时间:2020-06-01 字体:[ ]

十四岁前的六一,是地平线泛起鱼肚白时,佩戴好红领巾跟着朝阳奔跑的仪式感;是听着国歌庄严的旋律时,站在国旗下双目紧紧注视的虔诚感;是小伙伴们穿着颜色各异的新衣服,像花蝴蝶一样点缀自己节日的喜庆。

那时的六一,大家无忧无虑,脸上的笑容像太阳般闪耀纯粹,又像河里的溪流一样清澈明亮。你兜里五角,我揣着一块,满心欢喜,那是家长给的“过节费”。买一根冰棍,一包虾条,再吹个小气球,就是节日的氛围。如果一定要找个最得意的礼物,莫过于当天领到三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等一张张奖状,往后的很久,那些承载了期待和肯定的奖状,会被当做沉甸甸的“宝贝”一直珍藏。

十七岁前的六一,是在教室里听着对面小学孩子们放肆追逐的欢乐,而自己期待放假又不得的惆怅;是课间眼巴巴地朝他们嬉笑的方向张望,再怎么努力靠近却和这节日无关的失落。那时,六一的欢乐是他们的,我们有的是羡慕和回忆。属于我们的,是一段过渡的经历,一种渴望长大却也得到证明的自豪感。

十八岁时的六一,是晨读时发现自己桌厢里偷偷藏着的阿尔卑斯棒棒糖和一张张祝福卡片带来的惊喜,是大家一起分享一个苹果,却一不小心割伤了手指的尽心呵护,这甘甜,融化了“题海战术”带来的疲惫,那字字句句里的情谊消散了积累许久的倦怠。那时候的我们,眼里街上来来往往的小天使就是欢快的精灵,他们的一颦一笑都是我们可望不可及的轻松,羡慕他们是可以过六一的儿童,也期待着自己以后奋斗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虽然我们长大了,可我们也用自己的方式过着不属于自己的“节日”,调剂生活。

二十四岁前的六一,捧着一个大大的棉花糖去一墙之隔的大学荡秋千,高一下低一下,不想停下,幻想着脚步慢下来,时间就过得慢一点吧。探出头,眯着眼,看着双脚有一搭没一搭的晃悠,注视着篮球场男生挥汗如雨打篮球的样子,投球的姿势在阳光下平添了几分英俊;另一边的亭子里,有人看书,太阳下的撩拨秀发的侧影,多了几分笔下增添不了的唯美。那时的六一,衷心地欣赏着孩子们的欢乐,也过着自己的日子,欢乐是他们的,也是盛开在自己心里的花朵。

现在的六一,想要各种糖果,然后碰到小孩子,全部分享,欢喜地看着他们的欢喜。真是越长大,越不想长大。希望每个天使都能一直幸福快乐的模样,也希望,你、我,所有的大孩子和小孩子都是最纯粹的样子,是自己最喜欢的模样,都能拥有纯粹的幸福。

风吹忆香甜,光媚缀纯真。栀子花开童颜展,一曲笛声一祝福,轻轻浅浅的调子,送给花朵们悠悠扬扬的祝福。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