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来源:水电一局 作者:李德全 时间:2020-07-14 字体:[ ]

“云隔断归途”,这首歌词写的真好。

回家,几乎是长期在外施工的电建人一个共有的愿望和期盼。但所有电建地铁人都知道施工节点目标没有实现、工期还在拼抢,工友弟兄们每天都在自觉的加班加点,回家的归程只能在梦里能够成行。

时间过得真快,从武汉、从深圳一直转战到这里,三年多没有回家了。我这次真的能够如愿以偿的回家了,似梦非梦,现场调度室主任、项目部一把手亲自批准的假期,是因为我在前阶段的劳动竞赛中表现优异,项目部在业主计划外实现了首台盾构始发,为咱电建人争了口袋。好多工友都投与我赞叹的目光,我知道他们都非常羡慕我。是啊,谁家没有妻儿老小,三年多了没有见到我的母亲了,妻子与儿子在春节期间反探亲来工地小住几日说,母亲年愈八旬身子骨越来越差已经行动不便了,但她让妻子转告我说:“电建是国家的企业,自古尽忠不能尽孝,好好干工作第一”!记得还是三年前我跟她告别是就说的这样的话。

母亲也是名来水电,嫁给父亲后就跟着他钻了一辈子山沟沟,建水电站没有水不行,没有山更不中,最好的地形就是“两山夹一沟”。母亲常常感叹道现在水电人能够干地铁了,因为水电人吃苦耐劳是传统,现在的电建没有丢,而是发扬光大走出国门到了世界各地了!

给母亲带回点啥?她辛辛苦苦一辈子了,粗茶淡饭习惯了,做晚辈的真不知道她喜欢吃啥,说道喜欢,她就是喜欢儿女们有出息能在单位立功受奖,你要是给她买点什么好吃的好穿的她反而不乐意,总是絮絮叨叨的说,退休这么多年了国家年年都涨工资,自己手里有钱想吃什么就买什么都不心痛。实际上母亲说的是反话,她对自己很省,常常把钱给了她的孙子孙女,或者看电视哪里有灾荒了她都找组织主动捐款。一次捐款,有关人员让她登个记,忘记戴老花镜的母亲着急的说:“不用写姓名了,非要写的话就署上老水电老党员就行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建水电站时吃喝都困难,全国人民都勒紧裤带支援重点工程,现在好了老了就不能够为国家出力了,捐点小钱咋那么多说头。”好几次手机通话都说这个话题,让人哭笑不得,后来我对母亲说这是规定和纪律,她才作罢。

还是给母亲买了些当地全国盛名的特产“盐水鸭”,还有镇江的香醋。可是太沉了,同事工友帮我捆的纸箱子,用的是那种很细很细的塑料绳,勒手的很,好像勒进了手的肉里,痛,痛得厉害,我大汗淋漓,几乎要喊出来了,但就是喊不出来,怎么了?几只有力的手按着我,并摇晃着,喊我的名字,醒了,是我的同事们,吃惊地问我你做了什么梦大喊大叫的,做梦?是在做梦。昨晚我找项目部领导说现在工期紧,感谢组织让我休假,但是思来想去,还是让队里的小刘回家吧,他母亲病了。而我的母亲三年前就去世了,当时在地铁施工现场抢工期,事发很突然,回去也见不着面了,所以就没有回家。至于家里人几乎总见面,和妻子、孩子工作之余能够视频,现在的科技真好。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