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中考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侯本勇 时间:2020-07-25 字体:[ ]

这些年,每到高考、中考的季节里,我总会想起九十年代参加中考的事情来,记忆的岁月长河里,有回忆,有沉思,有感慨。

九十年代的中考紧张程度和现在的高考没有什么两样,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特别是我们这些复读生,没黑没白的学习、复习、练习,模拟考试、摸底考试,只要手里粮票和咸菜还有,一般是不回家的,每天就是教室、食堂、宿舍不停的循环着,为了一张张模拟试卷通宵达旦是常有的事儿。有时父母来学校看看,也只是谨小慎微的嘱咐几句:“快考试了,吃上别省,缺钱说声”,和我们一样也是满脸的焦虑和紧张,连个笑脸都看不到。有的同学走路都拿着书本一边走一边读书,真可谓“欲穷千里目,再读一会书”,现在想起来仍然是感慨万千。

那个时候的考前离校前没有现在的考前壮行、庄严宣誓、击掌、拥抱、告别,师生之间更多的是沉默和嘱咐;现在的家长每天为孩子拼命的加强营养,除了鸡鱼肉蛋水果外,有的还购买高级营养品,我们那时候学校大食堂里的豆腐、油渣和鸡蛋就已经是很好的饭菜了;那时城乡公交车、出租车几乎没有,就算有,大家也舍不得花钱,用步行可以解决的问题是不会用钱来解决的。一大早,大家坐客车到城里,然后结伴步行到各自考试学校,仔细一看,有的考生已经骑着自行车到达考点啦,不需要父母陪伴,在当时看来,这些都是很自然、很平常的事情。

成绩张榜了,没谁怨天怨地,没谁欲哭无泪,也没谁哎声叹气,有的面带微笑,有的沉默不语,骑着自行车叮叮当当的各自散去。

那年中技考试,原本是弱项拉分的数学,我竟然稀里糊涂的考了个满分,反倒是信心满满的政治考试改为听力测试后感觉非常不适应,在我看来,听力测试简直就是攒鸡毛凑弹子,没有选择题,想蒙几分都难,最后考炸了锅,现在想来仍是一声叹息!今年高考,在新闻中看到有的考生冲出考场开心到劈叉、空中再来个一字马,我真的羡慕、感叹的不得了。

我在这一年同时考上了一所电力技校和当地的第一中学,分数都还行。我满心欢喜的期待着一中报到的日子,但父亲不这么认为:“孩子,要我说,咱不上一中了,上个电力技校吧。电力技校,很热门,花钱少,有补助,包分配。再说,你上完三年高中也不一定就能考上大学。”

我所求学的城市在淄博市博山区,这里风景如画、名胜众多、属于“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我们学校就坐落于博山著名的原山国家森林公园脚下,学校属于首批国家重点技工学校,学习、生活、文体活动、师生关系、教学质量都很好,同学情谊一直到现在都在,老师恩情一直到现在都在,参加工作后同学们也没断了来往,有时候还“常回家看看”,想到这些,我就感觉有点“小幸福”。

时间像流水一样,二十多年就这样过去了。我在公司南定电厂项目部工作时,回家休息路过博山,开车经过学校门口时,忍不住停下车来,慢慢的在学校门口转上几圈,情不自禁地往里瞅上几眼。我留恋在学校里求学时的美好时光,虽然不可能再重新来过,这里的一草一木却成为了我人生过往中美好的记忆。泪光晶莹中,苏芮的《牵手》在耳边回响:“所以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回头。”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