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拉扎印象2020
来源:电建市政公司 作者:朱峰 时间:2021-01-20 字体:[ ]

从德卡鲁尔到芝拉扎港口只有两百多公里,没有高速公路,要翻山越岭走弯弯曲曲的山道,往往要奔波7个多小时,一路颠簸下来筋疲力尽。

但当我们到达目的地,看到别致的村落,我眼前一亮,方觉得不虚此行。


从租住的民居走出来,周边的房屋院落吸引了我,我停下脚步细细端详,这里的房屋处处展现对细节的考究,隐隐透出卓尔不同的艺术范儿。迥异的装饰风格、不同的色彩基调显示出鲜明的个性,社区内部的道路和排水有着统一的规划,但房屋的造型却很难找到重样的,像是讨厌撞衫的女子心照不宣地选择了与众不同的服饰。用绿植装饰房屋前后,是这些房屋的共同特点,透过低矮的栅栏墙,小小的院落一览无遗,院内矗立着茂盛的热带植物,坠着沉甸甸的果实。栅栏墙外排满了盆栽,叫不出名的奇花异草在明媚的阳光下舒展着绿油油的枝叶,绽放着迷人的花蕊。小雨初歇,微风拂过,细小的水珠在枝叶上颤动。因为光照充足、雨水丰沛、气温适宜,这里的阔叶植物挥舞着巨大的叶子欣欣向荣。

我久居北方,亦有机会走南闯北,对南北村居的差异曾做过对比,北方的房屋大多数造型简单,千篇一律,毫无美感可言,只是为了满足居住的功能;南方的民居偶见雕栏画柱、檐牙高琢。但似乎都避不开千人一面的雷同。


之前在印尼见过的民居,有略显奢华的别墅区,也有透风漏雨的贫民窟,其余大多数比较简陋,而这里的村落让我想起2007年在瑞士苏黎世看到的街景,楼宇不高却很考究,典型的欧式建筑风格,每个窗台都设计了窄小的花龛,一排排娇艳的花朵装饰了一面面窗户,原本苍白的楼房顿时充满了生气,如同山花插满头的女子艳丽照人。

印尼宗教众多,其中伊斯兰教徒居多,经历荷兰殖民三百多年,这里的房屋除了中式、西式和欧式,还有诸多我看不懂的文化元素,和苏黎世刻意而为、整齐划一的窗饰不同,这里绿植和房屋的结合,更多是自然的率性而为。


我一路逛去,走过复古的水井、鲜艳的壁画,天蓝、橘黄、橙红等五颜六色的房屋,庭院都是开放式的,我还看到精心定制的门牌、挂在室外的画框,屋脊上展翅的鹰塑。这种独立的别墅式院落下接地气,采光充足。仰头可看云,望天空云卷云舒;举手能接雨,门前风景雨来佳。

沿街有公园,绿意蔓延、花团锦簇,偶尔遇到几个当地人,看上去悠然自得,慢吞吞地在做事。坐在街边品茶的老人,目光对接,只一瞬便觉岁月悠长。突然下了一阵细雨,也是那种不慌不忙的节奏,很快雨便停了。走到海边,看到被海浪冲塌的堤坝,随潮汐上岸的树枝,还有一群游泳的孩子。涛声阵阵,这片海滩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开发,还保持着自然的寂寥。 

习惯了都市的生活节奏,总是匆忙而急迫,我们匆匆赶路,却从不去想为什么赶路。这里的村居让我想起了慢生活,缓慢流淌的岁月和内心的宁静,只有慢下来才会用心去体验细致生活之美,歇一歇脚,让灵魂跟上来。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