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的冬天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刘小雨 时间:2021-01-05 字体:[ ]

尼泊尔的冬天,有别于国内北方银装素裹的银色世界,寒气像是爬山虎一样爬到窗户上结成霜花,或是结成了雾凇,为路边的垂柳披上盛装。凛冽的寒风像是顽皮的孩子,从人们的衣领、袖口的缝隙探头探脑地钻进来,让人不禁打起寒颤。

尼泊尔的冬天,更有别于国内中原大地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恢弘,初冬的太阳将满树的叶子晕染成炫目的金黄,有凉风吹过,就像是贪睡的孩子被惊醒,漫天的叶子像是一只只精灵身着一身黄色的小裙,在寒风谱成的乐章中,载歌载舞起来,若是遇到了沉迷于冬日的女孩,便和她的裙摆一起起舞。等她们玩得累了,她们又拥簇着女孩坐卧在地上,女孩的下颌微微扬起,与她们一起享受这冬日特有的静谧。

尼泊尔的冬天是从半山腰的盘山公路上开始的。被寒风吹黄的茅草从路的两侧蔓延开来,逐渐斑驳了漫山的绿色。太阳像是一抹甜美的笑脸,在灿烂如花的音符中,被两座大山从床上拉了起来。她打了声哈欠,将弥漫在山间的浓雾渐渐拉开。看着从小路两旁的木屋里渐渐升起的炊烟,她笑闹着追了上去,到了山顶,又被那雪峰吸引,调皮地吐了几个泡泡,便有一些浮雪扬起,如夏尔巴姑娘脖子上飞舞的哈达,带来她们对远道而来的客人最诚挚的问候。

路旁的小店里,几个外国人正在品尝当地的美食。一杯热乎乎的奶茶、几个甜甜圈,还有几个鸡蛋和咖喱角,一口下去,咖喱角里的土豆和洋葱团成的馅料在口腔里翻滚,香气四溢。

这个季节,在尼泊尔的小路上最常见的就是从各个国家慕名而来的徒步旅行者,他们拄着登山杖,沿着盘山而上的崎岖小路,一边领略尼泊尔山水之间的波澜壮阔,一边与村子里的当地人共享令人迷恋的静寂。他们往往很健谈,若是遇到了我们,更加觉得亲切,十分愿意与我们谈天说地,聊一聊关于中国和关于工程建设的故事。

这里没有城市喧嚣的汽笛,没有早晚地铁上拥挤的人潮,有的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怡然自得;有的是刘禹锡“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恬静淡雅;有的是对高山之巅的痴迷和向往;有的是对潺潺流水中诗意的憧憬与留恋。

项目部位于迈拉穆齐山谷当中,两侧群山连绵不绝,偶尔还能看见几只猴子在山林间穿梭,梅花鹿更加常见。迈拉穆齐河从山谷的深处蜿蜒而来,分流而下。一条在项目部下游的一处转弯处徘徊不前,有人在那里捕鱼,有人在那里玩闹,有人在那里翩翩起舞,有人在那里留下爱情的誓言……另一条穿过项目部正在建设的引水隧洞,怀揣着水电建设者对中尼友情的美好期许,满载着我们对尼泊尔未来最真挚的祝福,将山谷里清甜甘冽的河水送往加德满都的千家万户。

早上,高耸的大山把天幕遮挡得严严实实,刚来的小伙子哈着气从被窝里钻出来,跟着施工队长参加每天的班前会,等他们回到办公室,寒气瞬间在他们的眼镜上密布上了一层水雾。安静了一夜的办公室苏醒了过来,新来的小伙子对尼泊尔工人的习惯还颇感好奇,不理解为什么即便外面寒风刺骨,他们还是喜欢穿着拖鞋上班,非等到了工地才换了劳保鞋。后来,看到项目部刚刚为他们添置的棉被被悄悄地带回了家,自己却在宿舍里冻得瑟瑟发抖,他很感慨这些人的不易,忙不迭地找了些自己的衣物送给他们。

家乡的冬天是美的,那是一种解不开的思念,绕着千千结的情思;尼泊尔的冬天也是美的,它超越了玉顶雪山的新奇,它超越了千年冰峰的冷竣,它因为一张张鲜活的笑脸,一双双透亮的眼眸,一颗颗激情澎湃的心而充满超越了自然的美。无需介怀这里是异乡还是他乡,美是世界共通的语言,我们的存在是为了让尼泊尔更加美丽,这是职责所在也是幸福所在。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