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网站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专栏
红色故事
春风化雨润心田
来源:河北工程公司 作者:张金珠 时间:2021-10-12 字体:[ ]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家庭是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基本元素,家风是一个家的灵魂,伴随中华民族的血脉,一同传承下来。中国人的家风是红色的,它是这个时代的主题曲,引领我们不断向前。而我就出生在这样一个红色氛围的家庭中,它无时无刻影响着我的工作和生活。

我父亲名叫张瑞龙,出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华民国时期,经历过国共内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

父亲幼年时,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横行霸道,父亲从7岁就走上了抗日的道路,他当上了儿童团团长,每天凌晨3、4点就带着村里的孩子到村外放哨,一旦发现远处有日本兵,就飞快地跑去给村里送信儿。

我爷爷是早期的地下共产党员(地下党),爷爷家是地下党的据点。父亲告诉我,他小时候晚上在大土坑上睡觉,有时半夜醒来,发现屋子里突然有十来人在开会,父亲感觉事情重要,不声不响地继续睡,第二天问爷爷,爷爷叮嘱他不要向任何人说,用生命守护好这个秘密。

有一次,日本兵听说有共产党来村里了,把全村人都抓了起来,日本兵个个端着刺刀,让老乡交出地下党,没有一个说。日本兵气急败坏地拉出一个老乡,当场就用刺刀挑开了那人的胸膛。父亲说他离挑死的老乡只有2米远,他恨得咬牙切齿,片刻之间,他发现人群里有来家里开会的地下党,他马上撇了一眼爷爷,发现爷爷隐藏起了满腔怒火,故作镇定而从容,他马上领会了爷爷的意思。

日本兵又用刺刀挑死了几个老乡,赤手空拳怎奈刀枪相向,日本侵略者企图威逼老乡说出来,而老乡们用特殊的反抗方式对待残暴。日本兵徒劳无益、一无所获,败兴极了,于是让每家领走自己家的人,爷爷领走了地下党,全村没人揭秘,大家都知道共产党是救人民的,日本侵略者是来杀人的,最终,全村人都领走了自己的家人,也包括混在人群里的共产党人,日本兵气的哇哇大叫!那时老百姓就知道,共产党与大家伙儿是一条心,要保护好共产党。

父亲长大以后,到石家庄读书,毕业分配到电力局上班,因为他信仰共产主义,所以想找一位共产党员作为自己的伴侣,同事知道后给他介绍了国营石家庄第二棉纺织厂的车间党支部书记,先进工作者,全厂技能评比第一名的姑娘,这个姑娘就是我的母亲。

我母亲名叫冯秀贞,她比我父亲小两岁,因为我的姥爷在石门市(1925年北洋政府设立石门市,1947年更名为石家庄市)开银号和染坊,母亲9岁时来到了石门市西横街爱华里2号的民宅-我姥爷家,母亲告诉我,我的姥爷做事认真负责,对人诚实守信,他对自己要求分毫不差,他每天早出晚归,对经手的钱款清查仔细,从不出任何差错,有一次因为柜台多出了4厘钱,被他及时发现了,他整个晚上没睡觉,带领大家把所有账目重新查了三遍。姥爷是解放前石门有名的私人银号新懋隆银号的经理,他对子女要求很高,他要求子女们多读书,思想进步,接受共产主义思想,后来他的每一个孩子都成为了共产党员。母亲对我说,姥爷经常强调家风,母亲的家风是坚定共产主义信仰,家风要牢牢严守,代代相传,她把这个家风又带到了我的家。

因为家风好,我的母亲勤奋好学、工作努力,当上了国营石家庄第二棉纺织厂第二党支部的书记,她工作中精明能干,肯吃苦,从不抱怨,是一名自律自强的共产党员,她经常给职工们讲共产党的方针、政策,以保持思想路线的正确,讲述优秀共产党员的事迹,积极引导大家接受进步思想,思考问题以先人后已、大公无私为出发点。父亲在母亲的身边,无形之中被影响,做人做事也是先考虑别人,再考虑自己。

坚定红色信仰,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使我的父母在艰难时刻做出了正确的抉择。文化大革命时期,石家庄第十二中学请我母亲去当校长,石家庄第十二中学就在我家对面,每天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学校的教室,近得能看清里面上课的老师和学生的脸。如果能在这里上班,走路5分钟就到了,比她每天花40分钟坐公共汽车去单位上班可方便多了,而且每年两个假期,她可以休息和照顾我们,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福利。可母亲不这么想,她看清了文化大革命的实质,城市里工厂停产、学校停课,喊口号、造反,让知识青年下乡再改造,如果去当校长,她知道自己就要每天闹“革命”、搞“批斗”,她不同意这样做,学校找了她好几次,她都拒绝了。我父亲对文革的看法和母亲是一致的,当时石家庄电力局离石家庄地、市委办公室很近,造反派们到处搞破坏,对一些领导干部搞大批斗,地、市委办公室被批斗的领导无处躲藏,他们去找我父亲,父亲让他们先暂避在调度室里,调度室是全市安全重地,常人不得进入,造反派每次去地、市委抓不到人,也不知道在哪里就回去了,文革结束后,地、市委领导平反了,来感谢他,父亲说没什么,都是自己应该做的。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石家庄市民的住房条件非常非常紧张。我们一家五口挤在国营石家庄第二棉纺织厂宿舍筒子楼五楼顶一个30平的小单间里。单位了解到我父亲的困难,分给他一个100平的院子,父亲带我们去看新房,有了院子,我们可以住得很舒服,还可以把爷爷从老家接过来照顾,但是第二天,母亲让父亲把房退回单位,她说比我们更困难的家庭还很多,她作为车间党支部书记要起带头作用,把优越的条件让给别人,父亲觉得很有道理,找领导把房退了,于是我们又继续在筒子楼里住了很10多年。我父亲每每自豪的说,我爱人是共产党员,我要向共产党员看齐。

每年到了用电紧张的时候,石家庄市区和周围县里的各家单位都怕限自己单位的电,纷纷来找我的父亲。1981年夏天,正是用电紧张时期,一位叔叔找到我家,当时母亲正在筒子楼的楼道里炒菜,腾不出手来,这个叔叔直接把一个旅行包放到家中,转身就走。母亲很客气地告诉叔叔,“你去单位找他吧。” 叔叔说,他从县里的工厂赶来,还要坐长途车回去,没时间去单位找,就匆匆地离开了。当母亲转身进屋时,发现了旅行包,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是叔叔放下的,妈妈拉着我直接追了出去,可是叔叔直接早就走远了。爸爸下班回来,母亲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让父亲看看旅行包,父亲打开旅行包一看,是2万元现金,急出一头大汗,他马上抱起重重的旅行包又骑上他那笨重的28车子回单位了,他找单位领导反映了情况,请求单位把钱退了回去。

父亲退休前,局长来家里看望他,看到我们家非常破旧,对我父亲说:“你快退休了,你为单位做了很多贡献,单位出钱帮你装修一下房子吧。”我的父亲说,不用啦,我一辈子都想为单位做贡献,为人民服务,不求索取,退休也不应该拖后腿,就这么住吧。父亲何尝不想住装修精美的房子,可他舍不得使用公家财物,不想给单位添麻烦,一口回绝了领导的好意。

父亲有多次入党的机会,因为他负责协调石家庄市和周围十几个县的用电,突发事件多,工作繁忙,有好几次县里有急事需要他过去处理,耽误了入党宣誓,因此,父亲没入成党,这也是他的一个遗憾。

我很有幸出生在红色家风的家庭,红色家风滋养了我,我在这样的环境中茁壮成长,也学会了父母的舍已为公、吃苦为民的思想。上小学时,学校组织“学雷锋”活动,我和小伙伴下学一起去照顾附近的五保户、贫困户、孤寡老人,帮她们买菜、打蜂窝煤……,坚持了很多年,学校知道后,表扬了我们的事迹,我被评选上“三好”学生。工作后,在邯峰电厂项目部的时候,我休完产假就把5个月哺乳期的孩子丢下,投入了现场艰苦繁忙的翻译工作,穿梭于施工工地,爬上40多米高的露天厂房,帮助同事们解决各种问题。

工作中,生活中,父母的言传身教,已经深深地影响了我,我也像他们那样坚定共产主义信仰,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心里装着他人,很少考虑自己,而这也成为了我们家的家风,影响了我和我的下一代。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