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网站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专栏
学习心得
百年故事
来源:电建市政公司 作者:高辉 时间:2021-04-02 字体:[ ]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的100周年,回首百年,有心酸风雨,亦有荣耀成就,80后的我们虽然未能感同身受,却也从长辈的口中听到过听到过那些年的风雪与感动。爷爷是个老军人,最早的故事都是从爷爷的口中听到,那些感人心扉的故事却在我长大后再开始慢慢懂得。

战争年代,坦然生死

1929年,爷爷出生在山东平原苏集公社,那个吃饱穿暖都是奢侈想象的年代。而我是一个打小就有些挑口的孩子,这不爱吃,那不爱吃的,每到过年,爷爷总是会在老家的土炕上给我藏很多好吃的,被子里,褥子下面,他总是悄悄地告诉我:“饿了就去找好吃的,爷爷可是知道挨饿的日子,总不能让我的小孙女饿着肚子。”那个年代的我,虽说没有什么山珍海味,但也算是衣食无忧,根本不明白什么叫“挨饿”,也丝毫没有看懂爷爷对孙女儿那丝丝入微的关爱。

爷爷常给我讲,他在朝鲜战场的故事,我只知道,爷爷扛着枪,奔赴战场的那一年,是1950年,他接到任务赶赴前线,那一年的爷爷只有21岁。一个虽不算强壮,但也是健康精神的小伙子,在家人的不舍和惦念中,他义无反顾地冲在了最危险的地方。但再次归来已经是1954年的事情了,当爷爷终于完成了他的使命回到山东时,爷爷的鼻子已经永远地失去了嗅觉,腿上也留下了深深的伤口,他的手,每到阴天下雨,总会刀剜一般的疼痛,因为一颗弹片,永远地留在了他的身体里。最终他完成了部队交予他的使命,带着满身的伤痕,在1962年的春天,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转业,他告诉我,既然他已经不能再为部队,为国家做些什么了,那就不能再拖累国家,回家是我那时候最好的选择。

小时候每次爷爷给我讲战场的激烈,我总是忍不住问爷爷,既然那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当兵呢?爷爷却总爱把小小的我抱在怀里,满脸笑容地告诉我,他是幸运的,他完成了党的任务,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总说他还能守在家人的身边,还能看到孙子、孙女的出生,这一辈子,他知足、感恩。每当这时他总会说起那些一起离开却没能一起回来的战友,他们留给家人的仅仅是一方坟墓,一段回忆。战场,就是面对生死的地方。

有时候,我也会在爷爷抽着烟沉思的时候,懵懂地问他:“打仗,会害怕吗?你们吃什么,住在哪儿呢?”爷爷就会揉揉我的小脑袋,“不怕,爷爷可是党员,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分子,唯一怕的是打了败仗,对不起家乡的父老,对不起党的信任。那时候爷爷吃住都在部队上,部队里是不会挨饿的,因为挨饿了没有力气啊,我们有土豆吃,那时候的土豆啊,可好吃了。”爷爷嘴角露出一丝我看不懂的微笑,那时候的我,总觉得战场听起来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可怕,只是吃得不太好。

和平年代,责无旁贷

每次回老家,总会看到墙上那有些泛黄的老照片,也便开始想念记忆里最为深刻的那张照片,就是我和爷爷坐在老家还是黄土堆砌的房子前,爷爷把我抱在怀里,那年的我才不到2岁。

那是1987年,叔叔还不到19岁,当他拿着入伍通知单气喘吁吁地跑回家。爷爷的眼中除了欣喜,竟还有了一丝泪光。送叔叔入伍的那一天,爷爷一遍遍整理着叔叔身上,那身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军装,嘴里念叨着:“这身军装,是你对国家和人民的责任,你可不要给身上的这身衣服丢人。”每到逢年过节,一家人凑到一起聊天时,叔叔总忍不住跟我念叨,爷爷那时候的各种不放心,可是姑姑却告诉叔叔,“你走以后,爸还一直不停的念叨,说他那么小个孩子,不知道能不能吃得了苦。爸还嘱咐我们回你的信,只报平安,不要说得太多,怕你更想家。”叔叔别过头去,不再多说,他领着我走到门口,说起门上挂着的光荣家庭的牌子,告诉我,他没有丢人,他当兵的第一年就入了党,他把宣誓的照片寄给爷爷,爷爷激动地捧在手里看了许久,他告诉姑姑说:“我的小儿子都入党了,我的小儿子长大啦,真是长大了。”姑姑说,爷爷把那张照片夹到他常看的那本书里,许久都不肯拿出来,当宝贝似的。

看气氛有些沉闷,我笑盈盈地问叔叔:“都和平年代了,你们当兵都干啥呢?”叔叔顺势揉了揉眼睛,眼里充满了坚强的温柔,他笑得甜甜地说:“我们早晚五公里越野,每天练习,时刻准备着,如果有一天国家需要我们,我们随时做好了准备。什么叫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就是我们,就算到了现在,我们依旧时刻做好了准备,国有令召必回是我们刻在骨子里的使命。”这个平日里温柔无限的叔叔,在那一刻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豪和坚毅,那是他温暖的面容里很少看到的,那是一种和平年代的时时警惕,那是一种危险袭来的责无旁贷,那是一种他对曾经一身戎装的尊敬与执着,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岁月静好下的负重前行。

岁月静好,负重前行

岁月静好,生活无忧,日子也好像芝麻开花一样节节高,从小时候争着抢着吃零食的小娃娃们,我和我的姐姐哥哥、妹妹弟弟也都渐渐长大,家里人常说我们是躺在摇篮里,住在蜜罐里的一代人,我们也确实是衣食无忧,生活丰足的一代人。

2002年我上高中了,在自己的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大人,还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中午,我接到哥哥的电话,他神神秘秘地说要告诉我一个好消息,我猜了半天却没有猜到答案,最后他好不耐烦地告诉我:“我要去当兵啦。”而我却愣在了电话的另一头,哥哥要去当兵了,我的哥哥,要去,当兵了?为我一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哥哥的声音一直重复在耳边,看来我没有听错,就是哥哥要去当兵了。或许是儿时的我听了太多部队的故事,从战争的残酷到和平年代的辛苦,我不敢相信,哥哥这个平时看起来文弱书生一般存在的人,为什么有了这样的选择,哥哥只说了一句,你别忘了:“我姥爷扛过枪,我舅舅当过兵,这从儿时起就是我的梦想,无论多苦,我都会去实现,相信哥哥,不会是个怂包的。”

可事实是,两个半月以后,我听到哥哥几乎哭泣的电话,他已经到了部队,正在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营训练,每天早起十公里的跑步加上各种体能训练,他这个年纪轻轻地学生兵,练得吃不下,睡不着,起不来。现在得我想起来总会忍不住地笑出声来。但当时听到哥哥电话委屈哽咽地声音,我也跟着哭了好久,那一年过年,记忆中我就在哭哭啼啼中睡着了。隐约听到爷爷在跟叔叔聊天,说的是哥哥当兵那天爷爷为什么不去送他,爷爷说:“送儿子去当兵的时候觉得骄傲,送外孙却觉得舍不得了,终于明白了隔辈亲是个什么感觉。”我躺在爷爷身边,他慢慢地拍着我接着说:“再过一阵子,就好了,那孩子就长大了,部队是个大熔炉,不管你有多娇贵,不管你有多少毛病,都能把你变成一个堂堂正正,勇敢担当的好兵。”

果然就像爷爷说的,2003年春天,国内蔓延了一种叫作非典的病毒,那一年的哥哥还在四川绵阳的深山里,他主动要求去给山里出山不便的村民送预防病毒的药品,我担心地给哥哥写了好多信,可却不见回复,等了大概两三个月,才看到哥哥的一封回信,他说他去了山里,给村民送药顺便送一些生活必需品,最近忙着配合连里训练新兵,才回信回晚了。他说他一切安好,已经是入党积极分子了,很快就能是共产党员了,他的话语了少了青涩,多了成熟稳重。爷爷说得不错,这个大熔炉把我的哥哥变成了更好的哥哥。

后来,我们聊起他当兵的那段日子,哥哥就会翻出他的奖牌奖状,我问他有没有后悔过,他只是笑,“当兵后悔三个月,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他说:“之前听老一辈的人说的那句话还总是不理解,原来都是真的,当兵是很辛苦,但是也很幸福。”他回忆着深山里送药巡逻的日子告诉我:“我在山里经常遇见跋山涉水上学的小学生,他们的生活条件,比我们差远了,他们见到我会驻足、敬礼、鞠躬。当地的村民告诉我,我们是他们的守护神,保护他们的安全,保护国家的安全。”但我心里明白,“他们崇拜的不是我,是我这身衣服,头顶的帽徽,我们代表得是党的守护,是我们国家的第一道防线,不但保卫家园,还要保护人民,保家卫国是我们的使命,义不容辞。”他说话时,神情凝重,这个表情让我想到了爷爷,想起了叔叔,眼中有坚毅,肩上有责任。

回首百年,期待百年

回首百年,从百年前的战乱饥荒,名不聊生的中国,到现如今,人民富足,生活顺意的新中国。百年间中国从满目疮痍到到繁华兴盛,这头亚洲的雄狮已经苏醒屹立,这座东方的大国,会蓬勃发展,未来可期。

前几日,跟儿子在家里看一部老片,是20世纪80年代的一部电视剧,儿子对画面里的许多画面都觉得新奇,看到他们骑着带着大梁的自行车,急急赶路,儿子不解地问我:“妈妈,他们为什么不打个视频电话,干嘛要跑过去说呢?”我和家里人笑得前仰后合。一家人七嘴八舌地讲给他听。

那是20世纪80年代,是你妈妈才刚刚出生的年代,那个时候电话还很不常见,还有极为罕见的大哥大,那时候还有一个现在已经没有了的通信器材叫寻呼机,是一个小小的黑色匣子,那时候的小朋友很少有彩色的电视看,更没有手机,平板这些电子产品,没有那么大的高楼,没有那么多好吃好喝的东西,没有那么多漂亮的衣服等等等等。儿子听得只摇脑袋,似乎他根本不敢相信,这个世界曾经居然是另一副模样。最后,他很是无奈的摊开手问我:“妈妈,那有什么是没有变的吗?我好想知道我们的小时候到底有什么是一样的呢?”他的问题成功的难倒了我,小舅舅却在一旁,笑着拍手,他一把拽过儿子:“来,小舅舅告诉你,小舅舅知道。”

小堂弟是1996年生人,从小是爷爷带大的,有受了父亲的军旅影响,从小就是个军事迷,他把儿子抱到腿上:“告诉你,中国共产党是1921年成立的,新中国是1949年建立的,你和你妈妈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的公民,百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发展壮大... ...”窗外的阳光洒进来,照在这一大一小的身上,窗外是繁忙的街道,车来车往,虽然我不知道百年前这条街道的样子,但我还依稀记得三十几年前,我下雨天在这条路上趴倒在泥地里样子,从一代又一代人的口中,从老照片中我们都不难看到,从破落不堪,到高楼林立,这个国家在飞速发展着,越来越好。

而唯一没有变得是那些身披戎装,手持钢枪的国家守护者们,从浴血奋战到和平守护,眼前的岁月静好,只不过是他们一代一代的负重前行,在边疆,在灾区,在深山,在所有可能出现危险的地方,你总能最快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是中国军人,他们是人民解放军,他们也许有许多美好、英气的称呼,但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共产党,他们将国家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他们把国家和人民的安危放到生命的前面,他们守护百年,还将继续坚守,这是在我这个小小家庭里的百年故事,也是存在于许许多多中国家庭的百年故事。

人归百年,精神永存,经历慢慢变成故事,我们一代一代讲给后人听,也在心中默默慰藉百年间为我们守护家园的一代又一代人的坚持。百年华诞,心中欣喜,奈何言语无色,只愿下个百年祖国安好,你我安好。


1987年,作者和爷爷在老家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