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坝——水电七局问道水脉成就坝业
来源:水电七局 作者:兰鸥 冯本财 时间:2022-09-15 字体:[ ]

甚哉,水之为利害也。——司马迁《史记·河渠书》。

大坝,盘伏名山大川之间的巨人,远离城镇,却惠泽千里。

大坝,连接自然造福人类的功臣,用水之利,避水之害。

在开发自然的悠悠长卷里,在奔流不息的滔滔江水中,水电七局书写一段段历史,留下一座座丰碑。

一代代能工巧匠齐心聚力,在奋斗中崛起的中国“坝”主,创下一个个世界之最:

世界最高双曲拱坝——锦屏一级水电站;

世界在建最高坝——双江口水电站;

世界最高碾压混凝土重力坝——龙滩水电站;

世界最高沥青混凝土心墙堆石坝——去学水电站;

世界在建最高、规模最大碾压混凝土大坝——巴沙水电站……

在“双碳”目标的引领下,肩负能源绿色健康转型重任,奋力推动水电事业新跨越。

金戈铁马进巴蜀  明珠镶嵌大渡河

“好人好马入四川!”

1965年10月,三门峡工程局响应国家“三线建设”号召,在36小时内组建一支平均年龄不足30岁的先遣队,向西南进发。

在闷罐车上经过两天一夜颠簸,32名成员历尽千里,来到祖国西南腹地深处——龚嘴水电站。

龚嘴山势陡峭、险峻、落差大,陆续挺进大渡河畔的职工安营在百丈崖下,成立龚嘴水电工程指挥部筹备处,即水电七局前身。

漫山云雾,连绵阴雨。在这里,鞋袜被雨水冲跑,被褥被湿气渗透,用水被泥石污染,都是再常见不过的事。

正如此时年轻的共和国一般百折不屈,一万八千多名建设者们三个石头一口锅,四根棍子一张席,坚持“先生产再生活”,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硬生生用一腔热血,把渺无人烟的大渡河畔变成热火朝天的革命“战场”。

在机械设备没有到位的情况下,第一批水电“冒险家”,凭着100把铁锤、200根钢钎、60盏马灯,攀岩索壁,打响明渠开挖第一炮。随着开山的炮声、隆隆的机械声和大渡河的哗哗水声,一座混凝土重力坝像破土的竹笋,一天天升高。

1967年2月26日,水电站截流成功;1971年12月26日,1、2号机组同时并网发电;1978年12月,7台机组全部装机发电。随着机组的轰鸣,历经13年,这座总装机70万千瓦的水电站,向祖国和人民递交一份优异的答卷。

龚嘴水电站的建设,不仅是七局人雄关漫道的新起点,更是掀起西南水电建设的高潮。世界水电看中国,中国水电看西南。作为西南重点区域的四川,有着“千河之省”的称号,险山恶水中蕴藏巨大的能源宝库。携着“首仗”胜利的势头,水电七局又陆续建成投产多座大中型水电站,包括南桠河、太平驿、白山水电站、紫坪铺水利枢纽工程等,以及20世纪国内最大的二滩水电站。

1979年,水电七局承建的最后一个国家指令性工程——铜街子水电站开工。电站地处盆地边缘,是大渡河流域梯级开发的最后一级电站,总装机60万千瓦。选址在绵延数公里的地质大滑坡上,河床两侧深槽达70多米,下有倾角的玄武岩夹泥层。面对极其不利的地质条件,建设者们率先试验碾压混凝土筑坝技术,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996年顺利完工。

埋头苦干树根基  攻坚克难创奇迹

进入九十年代,水电七局从艰难起步到奋起直追,谱写出一幕幕超级工程狂想曲……

自1964年起,水利电力部便把开发锦屏水力资源列为重点项目,锦屏山坐落于天然V字大河湾之上,上下游自然落差310米,是名副其实的水电富矿。

中科院院士、水电建设专家潘家铮先生次年来到锦屏实地考察,面对此处得天独厚的水利条件,多次公开表示“魂牵梦萦雅砻江”。

横跨四十载,水电七局的建设者于2005年赓续前人意志,迈向雅砻江,续写锦屏故事。

“三峡最大,锦屏最难!”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建设之艰辛,对业内业外无需多言,而水电七局体会更多。而究竟是怎样的艰难考验,让无数水电建设者会一致达成共识,认为锦屏的建设难度,竟较三峡更甚!

地处深山峡谷,山势陡峭,锦屏平均海拔4200米,大坝两岸均为悬崖峭壁,左岸坝肩存在着国内外罕见的不良地质体群。几多风雨,几多艰辛,建设者耗费五年处理不良岩体,通过灌浆与混凝土回填,确保大坝基础固若金汤、万无一失。

历经9年零3个月,被国内外专家公认为是“地质条件最复杂、施工环境最恶劣、技术难度最大、建设管理难度最大”的巨型水电工程,锦屏一级水电站顺利完工投产。总高305米的世界第一高混凝土双曲拱坝呈现在世人眼前,“灰色巨人”沉默不语背向雅砻江,拱坝建设正式迎来“锦屏时代”。

而七局人并不满足于此。远方很远,步履不停;高山很高,攀登莫退。有序建设中的双江口水电站315米砾石土心墙堆石坝,誓要超越锦屏,成为新的“世界第一高坝”。

同样采用混凝土双曲拱坝设计的水电站,还有国内首个百万千瓦级EPC项目杨房沟水电站,作为引领国内水电行业“第二次鲁布革冲击”的重要标志性工程,它是我国大型水电工程建设管理模式的大胆探索与实践,建设难度不容小觑:155米高的大坝,面临左右坝肩共计70多处危岩体,建设者肩扛背驮,将230吨架管、51000个扣件、18200块竹跳板、14300个连墙件运送至70米高的悬崖绝壁,排架搭设面积达6500平方米。

在四川,已有2000多年历史的都江堰仍在运作,扎根于此的水电七局,俯仰先人鼻息,继承治水先贤血脉,通过不断消化吸收、自主创新,不停创造工程奇迹。

随着共和国的壮大,而今的建设者已不再身处先辈们的困难处境,但对于水电事业的冒险与探索却从未止步。他们或用双手,或用智慧,建造出一个个超级工程,以凡人之躯驾驭自然之力,摘下奔涌亿万年的浪花,种出千万家灯火。

奋发精神勇担当  力抓“双碳”新机遇

水电七局国际业务始于20世纪60年代初的援外工程建设,2002年正式走出去,中标第一个海外工程——巴基斯坦高摩赞水电站,自此开启国外业务蓬勃发展。

在新发行的苏丹100磅纸币背面,有着三座水电站:麦洛维大坝、罗塞雷斯大坝、苏丹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工程。而这三项工程中,水电七局均有参与,其中两项修建,另外一座大坝加高。

这三座电站所生产的电力占苏丹水电装机总量的95%。在当地人看来,这三座大坝,撑起了苏丹全国的民生基础。

2003年起,水电七局参与麦洛维水电站大坝修建。这条大坝长达9.7公里,是尼罗河干流第二大水电项目,总装机容量125万千瓦。为了给大坝保驾护航,七局职工挥别故土,驰援万里,奔赴异国他乡。2009年,首台机组发电,将苏丹全国发电量提高两倍,而水库形成的自流灌溉,惠泽尼罗河岸400万余人,大坝也被盛赞为“苏丹的三峡”。

中国水电从引进消化吸收,再到自主创新扬帆出海,一路引吭高歌,前后不过几十年。

2004年,水电七局派遣精兵强将,集结马来西亚最大水电项目,世界第二高面板堆石坝——巴贡水电站。该水电站大坝是世界筑坝技术的代表性工程之一,建设者开创性地采用混凝土挤压墙对混凝土面板堆石坝填筑料上游侧进行护坡,成型效果远超要求标准。2010年底,项目建成移交,并荣获中国首个优质工程(海外工程)金质奖以及堆石坝国际里程碑工程奖,成为中国水电“走出去”的典范之作载入史册。

2020年,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复杂局势下,水电七局毅然投身巴基斯坦巴沙大坝建设。

大坝坝高272米,建成后将成为世界最高、规模最大的碾压混凝土大坝项目。在已过去的2年多建设时间里,项目重要节点目标均顺利完成,获得巴基斯坦总理盛赞。面对汹汹疫情,水电七局再次向世界展示有能力、负责任、可信赖的企业形象,以实际行动,向海外推广“中国标准”。

多年来,水电七局承建和完建海外项目40余个,从最初的巴基斯坦和苏丹,逐步覆盖20余个国家和地区,国际在建项目20余个,分布在巴基斯坦、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尼泊尔、北马其顿、波黑、塞尔维亚等9个国家。

2022年,迎来“双碳”发展新机遇。作为清洁能源实施的先锋队,自1965年组建以来,这支光荣的团队,走过峥嵘岁月,历久而弥新。在大江南北镶明珠,于五湖四海嵌经纬,座座大坝巍巍耸立,是雄伟的无字丰碑,也是壮丽的锦绣画卷。

“坝主”者,“霸主”也。不管岁月如何流逝、组织结构如何变迁,“任在安民,身惟许国。智略见于林泉,忠纯闻于社稷”的职责使命从未改变。水电七局将继续顺应时代浪潮,胸怀“国之大者”,推动能源绿色转型,为发展助力,为时代放歌。


铜街子水电站


锦屏一级水电站大坝

 
杨房沟水电站


双江口水电站


马来西亚巴贡水电站


苏丹麦洛维水电站

【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